广告

奴颜婢膝的生物学

看过电视节目《动物世界》,也看过动物类的动画片,然后,我们就可以发现动物也是等级分明的,尤其是上下级之间为了达到某些特殊目的,它们和人类一样会阿谀谄媚、丑态百出。请看作者王溢嘉如何把人与动物那种《奴颜婢膝的生物学》分析得透透彻彻。

“奴颜婢膝”意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恭顺、谄媚的模样,它虽然被认为是卑鄙无耻的表现,但在社会上却相当常见,特别是官场之中。

中国过去下阶层的人看到上阶层的人要磕头,这固然表示尊敬,但若过了头就变成谄媚。北宋的韩琦还未当宰相时,有一名幕官来参见,幕官起身后,韩琦看了看对方,就皱起眉头,露出不悦之色。此后数月都不加理睬,友人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对方?韩琦说:“他初次来参见时,我看到他额头上隐隐隆起一块,那一定是经常向人磕头造成的。老是向人磕头,显然不是什么好货色。我怎么能倚靠这种人呢?”

有些人不喜欢人家对他奴颜婢膝,但更多人却喜欢接受谄媚。韩胄在当南宋宰相时,谏议大夫程松寿为了巴结他,特别买了一个美人儿,取名为松寿献给韩胄。韩奇怪地问他:“为什么要用与你相同的名字呢?”程松寿回答:“因为想让我的贱名常常回响在您的耳际。”韩胄听了心中大乐,就将他升为同知枢密院事。

因为恭顺、谄媚能为自己带来不少好处,所以很多人喜欢表现得奴颜婢膝,有的还像程松寿这般无耻肉麻到家。但人类之所以会这样做,与其说是“堕落”,不如说是在彰显某一类动物的共通“本性”。

在野牛、狼(狗)、猴子(狒狒)等阶级分明的群居动物中,下阶层的动物(特别是雄性)如何向上级表示恭顺,都有一套特别的“肢体语言”:譬如在族群中位阶低的欧洲野牛,在走近野牛“老大”身旁时会低垂眼睫毛,眼光向下,不敢“平视”,借以表示对老大的敬畏。地位低的野狼在走近首领身边时,同样会低下头来,将两耳往后垂,眼神内敛,并将尾巴夹在两腿之间,这种“丧家犬”的可怜相其实是在对权贵表示恭顺。而在狒狒的社会里,当两只雄狒狒相遇,地位低者在与地位高者擦身而过时,更会悄悄翘起臀部朝向对方——像发情的母狒狒渴望狒狒王“临幸”般“献上臀部”,以性方面的讯号来向对方致意、谄媚;地位高的雄狒狒甚至还会象征性地骑到对方身上一下下,以示亲昵。雄狒狒的这种模仿动作,显然有自比为“妾身”、“爱奴”之意。程松寿对韩胄的谄媚与此非常类似。

所谓“奴颜婢膝”,并非人类独创,而是阶级分明的群居动物的“共同遗产”,人类只是让它更上层楼而已。

赞 (0) 打赏

精彩点评 0

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