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淡一杯清茗,幽幽一生母爱

五一虽多请了几天假,却只在乡下陪父母住了一天。临行时,母亲习惯性给我准备好些土特产,这次,仍然有一包茶叶!

每次回家,母亲都会给我一包她做的茶叶。

在我老家,屋后有一片茶山,种着一垄垄的小茶树,每年都由暖暖的春风把它们唤醒,接着又有细细的春雨把它们灌醉……绿绿的新芽挣扎着从古老的芽床中挤出来,歪歪扭扭地顶着晶莹剔透的水珠……

正是:晨曦露初沾,清风香已传!

后山小茶树 摄于2012年

犹记小时候(1990年左右),每到采茶季节,乡里乡亲都会在自家茶山“大把大把”的撸茶叶,那时候能卖两毛钱一斤,只有又细又嫩的好茶,基本都留给自己用。而我,也拿个竹篮或小麻袋,沿垄一把一把的撸茶叶。惭愧的是,我对妈妈采茶的记忆,却几乎没有,因为一般都是每人占一垄茶树,从不挤在一起。

也不知是哪年,再也没人来“收茶叶”了,据说,原因是家乡的茶厂倒闭。

此时此刻,看着轻轻袅袅腾起的水雾,满载着茶叶的清香,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还有几片叶子在水面游泳,各有各的姿势,冷不丁翻两个跟头,接着便潜下去……一杯清水被它们染成了淡淡的绿色。

我盯着茶杯,仿佛回到小时候,这也是我对妈妈在做茶方面最深刻的记忆:

我坐在灶前,帮妈妈烧火。等水烧开后,妈妈把茶叶用开水过一遍,随后盛在筛子里把水控干,下一步,把茶叶放在木盆里,一把一把地把茶叶在搓板上揉干……

后来,我“下了山,进了城”,尤其是近些年,每次“上山”都坐收“渔利”。有一年,那是2012年端午节,母亲送我两包茶叶,叮嘱道:“这个要好一些,里面放了一些香草……”,还特别交待别把香草扔掉,但最终还是扔掉了。

赞 (2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感谢您的支持与帮助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