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听一曲“马马嘟嘟骑”,禁不住想起了我的嘎嘎

偶然听到一首斯斯与帆演唱的老家民谣《马马嘟嘟骑》,竟也忍不住想起我的嘎嘎。

在写正文前不得不解释两句,因为,这首民谣,怕是唯有湖南常德人才听得懂,描述的是嘎嘎和外孙之间的故事。

  • 马马嘟嘟骑——大人跷着二郎腿,小孩子坐在脚板上,然后大人将小孩反复跷起来,这就是我们老家的马马嘟嘟骑。其实,在我小时候,方言念作“马马嘚嘚起”。
  • 嘎嘎——妈妈的妈妈,就是外婆嘛。在我们那里,有些地方叫嘎婆,那外公呢?叫嘎公,但在我家,叫大嘎嘎。

我的大嘎嘎,去世已经6年多。

虽然,在我小时候,大嘎嘎从来没有带我玩过马马嘚嘚起的游戏,但是,我相信,在他心里,一定有我这个大外孙的,否则:

一、他去世那刻,给我报梦,说要我和一起照相

二、我媳妇怀孕时,又给我报梦,说是带我去看蛇

我并不是迷信的人,只不过报梦这事,我暂时无法用科学来解释,愿大家随我信了这回吧。

回忆大嘎嘎

大嘎嘎是2013年2月1日在湖南老家去世的,享年72岁。当时我还在北京,原本订好2月5号的票回家,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!

其实,在我小时候,大嘎嘎对我并不像《马马嘟嘟骑》中描绘的那么好,在记忆中,甚至连逗我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正如曾经嘎嘎(外婆)也说过:“孙子和外孙是有区别的!”,对此,我并不抱怨,反而佩服他们是有“分寸”的。

直到我慢慢长大了,懂得孝顺之后,他们才发现外孙其实也有值得他们骄傲的地方,比如放牛、干农活……

直到2007年,大嘎嘎突然患病,里里外外全部都要嘎嘎伺候他,时不时还骂她气她(真是可怜我嘎嘎苦命)!

不过,在孙辈来说,大嘎嘎对我最独有感情的:在他病后,我每次回家,他总是拉着我就哭,不能言语。

妈妈对我说,大嘎嘎从来没有和谁哭过的,这点让我感动至极。

大嘎嘎去世

直到大嘎嘎去世的当天凌晨(大约3点),梦见:

我回了湖南,去看望大嘎嘎,他就拉着我,说要照相。我给他搬个椅子,在堂屋大门中间靠东一点点,他坐着,我站在后面,让弟弟给我们拍照……

梦醒!

直到晚上,我越想越觉得难过,于是给爸妈打电话,他们一直不接,接着给弟弟电话,这才知道大嘎嘎已于凌晨3点去世,弟正在回家的路上!

接着给小姨电话,可小姨只对我说他们在嘎嘎家,却只字不提大嘎嘎去世一事,我知是妈不想让我知道——我确实好想回去,可惜春节眼前一票难求!

待我6号来到嘎嘎家的时候,和家人说起梦中之事,妈很惊奇的告诉我说:大嘎嘎去世前确实没有一张好用的照片,后来只得用身份证上的照片扩大才做成了遗像。

梦,竟然这么不可思议,包括时间和事件。

大嘎嘎,你在天堂好好照顾自己,我们不需要你牵挂,也不求你保佑,你只好好照顾自己!

再梦大嘎嘎

记得再次梦见大嘎嘎,是媳妇怀孕时(那时候经常梦见蛇)。

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,一座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山,有相隔不远的两间老式木制房子,七、八十年代最常见的那种,几块石头磊成的台阶。他和嘎嘎一起,在屋前禾场里,仍旧是嘎嘎扶着他,低头裹背,一步一挪。

大嘎嘎告诉我,在房间里有两条大蛇,当我进到房间,果然飞出两条大蛇,一花一白,边飞边打架……

别问我为什么连梦都记得这么清晰,因为,有些记忆是抹不掉的!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感谢您的支持与帮助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