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都可能被人敬佩,哪怕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

昨天,又发现一个非常令我敬佩的人,然而,她并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女儿——一个刚刚四岁的小姑娘。

事情如此而已。

女儿昨晚有些轻度发烧,指着肚子说“有点不舒服”,去医院检查出“呼吸道感染”,抓了些药回来,其中有一种很苦的药“小儿豉翘清热颗粒” ,她怎么都不肯喝。

“这个不好喝”

“我感冒好了”

“你们对我不好”

“我不喜欢你们了”

“我要睡觉”

“我好累”

“你们都不爱我”

“妈妈不管我”

“你也不管我”

“我一点都不勇敢”

……

我们连哄带骂,她边哭边闹,好不容易灌进肚子里,可是没过几分钟,基本全吐出来了……

看着她如此难受,我这个当爸的,眼泪都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回想我小时候,也是一样,一喝药就会吐。就连吃个宝塔糖(80年代的打虫丸)都不行。那时,看着我弟弟拿来当糖吃,我却吐得稀里哗啦,真是莫名其妙。

可是,不吃药,会难受的!

我还没回忆完,女儿她妈让我再泡一包……

“喝完就不会发烧”

“也不会咳嗽”

“喝药的时候不要闻”

“深呼吸一下”

“你最勇敢了”

……

“爸爸,不要用热水,太烫了,要冷一点”,坐在她妈身上对我说道。

“好”,我一边答应,一边搅拌,一边嗅着药味,“其实也不是很苦!”

端着小碗放她嘴边,喝了一小口,还是很难受的样子。

“爸爸,我要用勺子喝”

真没想到,她会自己想出办法来,这样就不会嗅到碗里那浓浓的药味了。

我舀了八勺,一共九口,期间没说一句废话,然后,自己拉开小被毯,安安心心的睡觉去了。

很想知道,在这短短五分钟之内,是什么让她从抗拒的心态转变成敢于挑战的心态的。

不管怎样,女儿今天的行为,令我好生敬佩:一般情况下,大人们喝苦药都会选择“眼闭紧,一口闷”,而我小时候,真是一个懦者。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感谢您的支持与帮助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